Make & Enjoy
一帮工程师的兴趣小站

工匠精神系列 MADE 1

2018年5月15日,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鸟巢发布了坚果TNT,并称其为新一代革命性交互设备,也是生产力革新的一个跨越。此举遭到了几乎一面倒的批判与嘲笑,各大评测、各大V、意见领袖纷纷出来蹭热点,一顿讽刺与讥笑。对此,我深感矛盾,一方面,对于老罗以外行背景,一头扎入传统制造业,还是高科技领域,所面临的冲击与不适应而感叹。另一方面,也为锤子科技内部决策、产品设计方向、企业未来而感到兔死狐悲。更有一方面,是感叹中国企业决策方式与世界级别企业的巨大差距。这些想法固然是有些太过发散,但对我来说,却是不舒不快,写下这些东西,全做泄愤。

跨行创业,在商界,成功案例可能还是不少,但是传统制造业、高科技制造业,跨行创业几乎就是自杀行为,嗯,最起码前期都是要交巨额学费的。记忆里唯一比较成功的就是李书福、埃隆·马斯克,到但是二人都是交了巨额学费,对,即便是埃隆·马斯克这样的天才。制造业有非常多的经验积累,其本质就是学习曲线,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忽略冲进高端制造业之后的学习曲线问题,总是看到市场上很多人都能做到,并没有想清楚自己凭什么能做到。回到老罗这件事,当年喷iphone设计不足,自己做的时候,终于在6年后,出了n款产品后,锤子科技R1,终于做到了一线水平,刚刚追上被自己喷的体无完肤的对手,然而,这背后,如果算资金代价,我相信大几个亿已经花费在学习曲线上。

产品设计方向来说,这次TNT发布,我个人认为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体验设计,说他是未来的方向也是很有可能的,在某种意义上,是一个挺颠覆的东西。我反复思考了TNT和锤子软件设计的优势与败笔,发现一步、闪念胶囊、PPT水晶球、子弹发信这些其实都非常适用于扁平化的管理人员,算是对于很多痛点都有覆盖的。但是目前锤子科技的实力,是否能支撑,是否能肩负起用户教育的成本,我深表怀疑。这就到了第二个问题,一个企业的产品与服务策划,在一言堂的情况下,特别是在外行领导一意孤行的情况下,跑偏是很大概率,这不是说产品设计的不好和不美或者没有颠覆性,是不理智,没有对于目标客户和消费者进行理性分析,TNT这个产品不错,但是超过了锤子科技的技术实力,也没有那么多目标客户会去购买,这是一款好创意,但是注定是浪费了股东的钱。

最后是股东、投资商与企业管理者、职业经理人之间的复杂关系,这个感叹主要是最近的百度陆奇事件,当年陆奇作为身带光环的跨国企业经理人加入百度,其前辈唐骏一封劝谏信可谓是字字珠玑,劝其不计名、不计权、不计较分工、不计较得失,现在陆奇扫地出门黯然离场,一众观众叹息百度控制人心胸狭窄,其实这样的例子在中国简直太多。用什么样的制度和文化去做一个公司,在中国,其答案往往是靠近封建帝制的思路,我们在很多公司里,听到一言堂、军事化管理、家族式高管、文革运动式口号与企业宣传,甚至是锦衣卫似的监控,东厂似的缉查审计,谍战一样的眼线安插,宫斗剧一样的山头斗争,其原因主要是受到大量的文化熏陶,中国到现在还是没能掌握真正的核心生产力,即先进的合作文化下构建的合作组织,话题回到锤子科技,这场尴尬的鸟巢show后面,是多少内部争斗?是多少内部敌对派系冷眼看笑话,等着以清君侧的名义拿下老罗?是多少职业经理人反复劝谏的无奈?没有良好的内部沟通与协商机制,企业跑一下摔一下,什么时候能追上西方企业?

回到题目,我们渴望工匠精神,希望企业能够踏实做事,但其实,中国人有的是工匠精神,却没有一个可以发挥的好平台,信任缺失、文化掣肘,都是其无法发挥的关键因素。无意中看到一组纪录片,系列名称就叫做“MADE”,我们其实都能够做到,他们记录的这些产品,都是私人老板可以负担的投入,这些是复杂高端制造业的基础,不仅仅是工艺经验与手艺,更是一种文化底蕴。

我将逐一把这些视频分享给大家,这是第一集。


How a $300,000 Speaker is Made
赞(3)
如需转载请通知我们射频工程师 » 工匠精神系列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做最好的产品,在于理想,无关金钱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